谈谈“第9号文”

Posted by Leask on May 8, 2014

20130703082634861
* 配图为大赦国际公益广告:默许就是纵容。

今天线上闹得沸沸扬扬的《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》传说中的第9号文: http://t.co/L7CajjHiHz 。我实在看不下去,写几句话谈谈感受。

任何事情都应该是可以讨论的,这和这件事情本身的对错没有关系,这和事关谁的利益也没关系。当某事情不允许被讨论时,意味着这里头一定有见不得人的丑恶被匿藏在其中。我们身处一个极其丑恶的社会,所以我们的社会中,有着数不清楚的禁忌,捉摸不透的限制。你甚至可以认为掩盖的力度是和黑暗成正比的。

始终应该相信真理是越辩越明的,固不存在说在线上讨论了什么会给社会带来不安定这个假定。极权就是极权,必然会伴随着言论的限制和愚昧的禁锢,无论用多么繁荣的表象来装饰,用多美丽的借口,如“中国特色”等来美化。如今的中国依然是天子的朝廷,且不见得正逢明君。

我悲哀地感受到大家说话的空间将会越来越小。这种气氛很诡异。但同时也在窃喜,因为我一直相信,愚昧是愚昧的掘墓人。在这种乱象横生的现实下,我只有坚信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一条路了。按照目前的进度,党已经加快了为自己掘墓的速度。悲观与乐观并存着,好好活下去看好戏吧。

和不少人谈墙的危害,很多人只听懂一部分,觉得互联网的事是你们极客圈太多事,上不了Twitter上微博不也一样?大家没有意识到和柏林墙一样,网上筑墙同样是“体制高墙”的延伸,任何妥协和纵容都滋养着邪恶的统治者们,滋养着邪恶的体制。今天不在这倒霉,等着瞧,某天你被体制强奸了别哭鼻子。

我知道你们一些很不屑政治推,但谁他妈喜欢政治啊?我多想每天就是刷刷HN,聊聊技术,谈谈啥好玩好吃,哪儿妹子漂亮就完事儿?但是党妈都发文了,估计离正式立法也不远了吧。我不想我随便吐个槽就被查水表,不想随便说句话就被拉去蹲监狱。不要不屑,你的闷不做声、漠不关心就是在纵容,你就是帮凶。

几年前在南京受牵连也喝过茶,国宝问我:“说话做事之前有没有考虑过家人,考虑过父母和女朋友,要不要低调点,万一你出什么事情他们怎么办?”当时第一感觉是不是应该忍忍,别因为自己任性害了家人。如今我成了家,女友变成老婆了,孩子也怀着了。我重新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,感觉已经不一样了,我实在不愿意家人生存在如此压抑的空气中。当若干年后活在铁幕下的孩子问我:爸,当年你在哪儿?我应该如何回答?以推为证,爸当年不是懦夫,不是王八,爸也很努力地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我从来不是民斗。我也不认为西方民主制度很完美(但至少是进步的),我的观点只是:如果我们妥协了,我们停止了讨论,停止了探索,我们将愧对铁幕下的子孙。这和民斗没有关系,和派系也没有关系,和你信仰什么都没有关系。保证能安全、自由地说话才是这一切的基础。

最后总结一下,我公然反对《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》,我认为中共此通告之精神严重侵犯公民的人权,严重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。好了,累了,喝口水,继续写代码去了,要骂,要不屑的随你们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