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Y 打官司:开庭

Posted by Leask on November 13, 2014

2014 年 10 月 10 日早上 10 点,我和律师们约见在法院门口。稍作休整,简单寒暄后我们通过法院右侧门庭的安检通道进入法院,同行的还有我老婆的姐姐和弟弟,作为亲友团参加旁听。

10:30 AM,传票上的开庭时间到了,我们原告一行人和被告的辩护律师(被告房东本人始终没有露面)在第一审判庭门口等待,但没见任何动静。律师询问后得知法官在忙,要再等等。等待的过程中,控辩双方也简单沟通了一下,抱怨法院不准时,被告律师狡猾地称:“时间不多了,大家也要赶着吃饭,等一下大家都少说几句吧!!”,双方还就调解的可能性简单交换了意见,但是被告方的条件太不合理,大家也就只好作罢。

快11点的时候,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原计划审理我们案件的法官忙不过来,临时安排另一位法官接手我们的案子。于是我们被带到另一个审判庭,进去之后是一个接近方形的审判庭,北面是法官席,南面是旁听席,西东两面分别是控方和辩方(事实上角度有偏差,不是正北正南,只是大致方向)。设备很简单,法庭中央一台电脑(电脑前坐着一个妹子,20多岁,后来才知道是做记录的),法官以及控辩双方桌面都有一个显示器,连接着这台电脑。临时叫来的法官较年轻,不到 30 岁或 30 出头的样子。出场后安排我们坐下,了解了到场的人员,查了大家的证件,解释了一下因为法官太忙,所以他临时接管,然后花了几分钟简单读了一下我的起诉状就开始了。

开始的时候已经11点多,法官熟练地指挥做记录的妹子在一份预先做好模板的 Word 文档上更改着控辩双方的资料。然后问了一下我们有没有调解的意向,了解情况,得知无法调解后就在文档中记录上。事实上后来每个询问我们的问题,都由做记录的妹子记录到文档上,因此整个审判过程节凑很缓慢。妹子打字的同时,我们能在眼前的显示器里看到,并及时告诉妹子如何修改。妹子打字的速度很慢,大家都需要说得特别小心,字正腔圆,生怕妹子没听清楚。我心想,靠,这效率!!

写到这里,大家应该都能想象在中国,打官司到底是如何操作的了。说实话,我坐在原告席位,刚开始还有点紧张,但是过了没几分钟,我就开始转变心态,开始认真留意控辩双发律师的表述和策略。

辩方律师和被告房东一个样,狡猾,相当相当狡猾。一方面在诡辩说是我没收房,而不是房东不交房;另一方面则在强调房屋设施只是破旧,但是仍可以住,不住进去是我百般刁难;同时还对我方提出的证据视而不见。我觉得很可惜的是我不能录音更不能录影,要不然一定发出来给大家开开眼界。辩方有多无赖?简直超乎你想象,逻辑听起来简直就是在街上吵架,让你哭笑不得。房东租房给我的时候当着中介的面大声说房子一切都是好的,而且她住在深圳市区有 n 套房子,丰富的出租经验,什么都好商量。结果律师上法庭后却变成了:“房东是单身离异女子,迫于房贷压力把房屋出租。但是遇到原告的胡搅蛮缠,签合同后还百般刁难,对房屋提出了很多不合理的维修要求!!”天啊,我的要求只是搬走坏掉的电视机,修好坏掉的马桶和饭厅的灯!!最让我气愤的是被告把 9 月 16 日晚上发生的事情描述为:“原告于 9 月 16 日晚上,上门闹事,干扰了房东二次出租房屋,新租客现在也不想搬走,还借机会提出各种维修房屋的要求!!这些损失应该由原告承担!!”。当时我听到这段就彻底怒了,正打算拿出电脑来,把记载 9 月 16 日晚上发生的事情的博文( https://leaskh.com/2014/10/09/DIY-打官司-二次出租/ )完整读一遍,但是法官阻止了我,于是我只简单叙述了一下。

其实整个打官司过程真的很无聊,没什么好写的,就是双方都不断强调自己有道理,法官自始至终没有对事实或者控辩双方的观点、证据表态,只是负责安排记录,然后不断在看时间,相当不耐烦,甚至面露嘲讽,不断催促大家简明扼要,无关的细节不要说太多。说白了就是:“老子要下班去吃饭了,你们到底有完没完,一点点小事闹成这样”,这副表情,这也让我十分不爽。如果这就是“父母官”,这就是“衙门”,我是武侠时代的少侠的话,我第一剑刺死这个官,第二剑才去抹那个狡猾的辩方大状的脖子。

后来也就不了了之,法官觉得肚子饿得差不多了,就不让大家再补充了,也没问我们的意见,直接写上给予一个月时间调解,就让记录妹子把文档打印出来,让我们双方在每一页上都签上名。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接触这份文件,如果可以接触到,我会拍照给大家看。

开完庭后律师告知我,接下来就是等待了,没有人知道等多久会有结果,可能很快也可能很慢,看法官的时间安排了。